“惡意打假”亂象 更需要法律嚴打

    “惡意打假”亂象 更需要法律嚴打

    【事件介紹】

    北京“打假人”超市調包求索賠 名企每年發數萬封口費

    6月26日,如常的日子,一男子走進了通州一家超市。

    “給我拿條煙。”

    “你要什么煙?”

    “中華的。”

    就在店主轉身找錢時,男子從懷里掏出一條一模一樣的煙,熟練而迅速地做了調換。

    “西鳳酒給我拿一瓶,拿一瓶西鳳。”

    “這些230。”

    “要230?”

    男子表現出對價格的不滿,拿回錢,離開超市。

    這是通州超市行業協會會長陳輝(化名)提供給重案組37號的一段視頻。掉包者正是近期頻繁出現在北京各中小超市的“惡意”打假人,他們專門拿假貨掉包商家的真貨,隔天再從商家找出假貨,然后以合法打假的名義進行敲詐。

    數年內,活躍于北京中小超市的“惡意打假人”已形成了一個江湖。

    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的“新消法”實施一年后,2015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審理的消費者買賣合同糾紛案件同期增長了10.3倍。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召開的新聞發布會通報,職業打假人知假買假對案件增長“貢獻”最大。

    在嚴格遵守法律的職業打假行為之外,采用掉包、自帶假貨等非法方式進行敲詐的案例屢見不鮮。合法打假的崛起,客觀上起到了保護消費者權益、凈化市場的作用,而其中亂象,又激起了新的矛盾,導致了超市群體與職業打假人群體的對立。

    一位打假人表示,現在惡意打假越來越多,因為有利可圖。

    誰是“惡意打假人”?

    報道使用了一個概念——“惡意打假人”。提出概念的好處是可以對復雜的現象進行概括,讓人們把握某些特點。但是在“惡意打假人”的概念提出之后,有必要對這個概念進行精準“畫像”。否則,人們就會在標簽化思維的作用下,將惡意打假與合法的職業打假混為一談,甚至認為“新消法”助長了“惡意打假”。

    想要對“惡意打假人”準確畫像,必須弄清所謂“惡意”是道德層面的界定,還是法律層面的判定。職業打假人認為自己知假買假是一種合法舉動,索賠是應有的權利,同時也是對制假賣假者的打擊,根本沒有什么實際惡意;但對被索賠者來說,知假買假者是鉆法律的空子,借機敲詐勒索。顯然,兩者在道德層面難以達成共識的。而在法律層面上,這個問題變得相對簡單——只有主動的違法行為才能被認為具有實際惡意。

    責任編輯:蔡暢校對:楊雪最后修改:
    0

    日本丰满少妇BBB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