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校園貸亂象 要監管也要引導

    解決校園貸亂象 要監管也要引導

    從去年開始,惡意借貸,暴力催收,甚至涉及色情業務……民間借貸的陰暗面,讓“校園貸”一度陷入輿論旋渦。那么,問題到底出在了哪?校園貸能否迎來良性生長?

    校園貸順時而生卻魚龍混雜

    “校園貸”業務本身,似乎就帶了某種“原罪”。實際上,將眼光投向大學生群體本身無可厚非。

    根據易觀智庫發布的《中國校園消費金融市場專題研究報告2016》,從2010年到2015年,全國高校的總數基本持穩,約3600家;在校生數量緩慢增長,如按照2600多萬名學生,每人每年分期消費5000元估算,分期消費市場規??蛇_千億元人民幣量級。

    還有一組數據。2015年,中國人民大學信用管理研究中心調查了全國252 所高校的近5萬名大學生。調查顯示,在彌補資金短缺時,有8.77%的大學生會使用貸款獲取資金,其中網絡貸款幾乎占了一半。

    大學生群體消費意愿強,但卻沒有與其購買欲望相匹配的資金來源。2009年,信用卡退出校園,校園貸成為代替校園信用卡的新生事物。而且,校園貸類平臺現金貸款的額度一般都不算高,校園網絡借貸也并沒有明確的歸口管理部門,一度發展順暢。

    在我國,學生網貸大致分為三類。一是P2P貸款平臺,二是學生分期購物網站,三是京東、淘寶等電商平臺提供的信貸業務。當市場足夠大,總有各種人想來分一杯羹。不少不良網貸、不良社會中介以及欺詐團伙也趁虛而入,導致整個校園貸市場魚龍混雜。

    2016年4月,教育部、銀監會聯合發聲整治“校園貸”;之后不久,教育部再次提醒青年學生:要充分認識網絡不良借貸存在的隱患和風險,增強金融風險防范意識。

    學生和平臺皆有風險

    今年1月,大學生貸款平臺“名校貸”針對在校學生做了一次在線調查,結果顯示,消費觀念不當,不注意審閱借款合同和沒有正確評估自己的還款能力,在大學生面臨的借貸風險中排前三位。

    “我們鼓勵大學生理性使用校園貸,選擇靠譜平臺合理借款,樹立風險觀念和信用意識,把借款用于正道。”名校貸CEO曾慶輝表示。

    其實,不僅學生要承擔風險。

    易觀金融行業高級分析師李子川表示,大學生的金融風險辨別能力和償還能力都不足,一旦處理不當,放款平臺就會面臨較高的逾期還款甚至壞賬風險。“為了保證貸款的收益可以大于借款者違約帶來的損失,一些平臺可能會定出較高的利息。但是,較高利息又對學生形成較高還款壓力,加劇了學生的違約風險。這就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當然,在校園貸平臺的實踐中,并非沒有正能量。

    安慶師范學院的大四學生何俊,開了家專做校園品牌精品便當的餐廳,叫“學長大叔”。創業之初,他就向“名校貸”借了一萬元;在開第二家分店之前,又向平臺貸款了兩萬元。

    “在過去幾年的發展歷程中,我們有52%的款項都用于學生創業借款。學生借款具體金額是根據該學生所填寫的個人詳細資料進行判定的。首先由學生自己自主選擇借款金額,學生提交資料之后,借助我們自主研發的風控系統,依據借款人的綜合情況,配置科學合理的借款額度,綜合考量學生的還款能力,并判定最終可借額度。”曾慶輝介紹,一般情況下,普通本科初次借款額度最高1.5萬元,信用長期累積之后最高可以到達3.5萬元,博士學歷借款額度最高5萬元。但用戶實際借款件均在8000元左右,還款期限平均為24個月。

    責任編輯:蔡暢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日本丰满少妇BBB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