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報告> 文稿> 經濟> 正文

    湯鐸鐸:實體經濟低波動與金融去杠桿——當前我國宏觀經濟形勢

     湯鐸鐸 圖片02

    湯鐸鐸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宏觀經濟學研究室副主任

    點此瀏覽完整報告 

    點此瀏覽高端論述

    點此瀏覽精彩觀點

    點此瀏覽課件

    當前我國宏觀經濟形勢是我們都很關心的問題。今天,我講的題目是《實體經濟低波動與金融去杠桿》。為了方便大家更好地理解講座內容,我先講一個最近網上很火的段子。

    戰爭很激烈,一位將軍受了重傷被抬去搶救。醫生緊張地做著手術,一旁的護士臉色卻越來越奇怪。突然,護士掏出刀,捅向醫生,全場人都震驚了。護士含著眼淚說:“對不起醫生,我是臥底。我知道你是好人,但我不能讓你救活他。”醫生捂著傷口痛苦地說:“那你捅他??!”

    這個段子講的是在金融去杠桿過程中,從財政部的角度,決不能讓地方政府增加任何違規隱形債務;而對金融機構而言,“那你捅他??!”我不贊同金融機構的觀點。當前,金融去杠桿并沒有那么簡單,單純從地方政府或非金融企業部門就能夠解決。由于本質上杠桿是債務,是金融企業和非金融企業部門之間交易形成的,所以要雙管齊下、有所作為。

    一、現階段我國經濟發展的兩個重要事實

    現階段我國經濟發展的兩個重要事實:一是實體經濟低波動;二是金融業膨脹與金融去杠桿。

    (一)實體經濟低波動

    這些年,世界經濟復蘇乏力,國際金融市場跌宕起伏,保護主義明顯抬頭。我國經濟發展中結構性問題和深層次矛盾凸顯,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遇到不少兩難多難抉擇。面對這種局面,政府不斷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確立區間調控的思路和方式,加強定向調控、相機調控、精準調控。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適度擴大總需求,推動實現更高層次的供需動態平衡。經過艱辛努力,我國經濟頂住了下行壓力、避免了“硬著陸”,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不斷鞏固和發展。

    2016年1月4日,人民日報發表《七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權威人士談當前經濟怎么看怎么干》,文章指出,“在當前全球經濟和國內經濟形勢下,國民經濟不可能通過短期刺激實現V型反彈,可能會經歷一個L型增長階段”。

    同年5月9日,人民日報發表《開局首季問大勢——權威人士談當前中國經濟》,文章指出,“綜合判斷,我國經濟運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勢。這個L型是一個階段,不是一兩年能過去的”。

    (二)金融業膨脹與金融去杠桿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副秘書長潘宏勝曾撰文指出,近幾年中國金融體系無論是規模還是復雜化程度,均非線性地迅速上升。金融業態呈現保險公司“對沖基金化”、房地產金融化、非銀機構“銀行化”等新特點,這些變化超乎業界、監管者和政策制定者的普遍想象。

    當前我國宏觀經濟形勢有兩方面值得特別關注:(1)實體經濟低波動;(2)金融去杠桿。所謂金融去杠桿,其實質是通過對金融創新和影子銀行的規范和監管,遏制金融部門過快加杠桿。我國影子銀行發展非常迅猛,導致資產價格劇烈波動、資金脫實向虛和全社會杠桿率攀升等問題,增加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難度和復雜性。2016年下半年開始的金融去杠桿,實質上是對影子銀行的規范和監管。目前來看,取得了初步成效,我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實現穩中向好。未來,我們要珍視和保持實體經濟低波動態勢,同時繼續探索金融監管框架,積極預防金融風險,促進金融業發展,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

    二、當前我國宏觀經濟形勢:實體經濟低波動

    (一)我國PPI和CPI的雙背離

    2012年后,我國經濟在周期波動方面呈現出一個明顯特征,即PPI的運動與GDP和CPI的運動出現背離。如圖1所示,從2015年開始,我國實際GDP增長率連續10個季度處于6.7%-7%的區間,在L型底部徘徊。同時,近幾年來CPI也一直大致在2.5%以下小幅波動。然而,相較于GDP和CPI的平穩,PPI卻出現了大幅劇烈波動。首先,從2012年3月變負,到2016年9月轉正,PPI經歷了長達54個月的負增長,最大跌幅一度迫近6%;其次,從2015年9月的最低點-5.95%,一路增長到2017年2月的最高點7.8%,PPI在短短一年半的時間里漲幅近14%;最后,如果以2012年1月為基期,那么這輪調整的相對價格差在2016年2月達到最大,PPI相較于CPI下降21.5%,到2017年5月這一缺口縮小到15.5%。

    圖1 實體經濟低波動

    數據來源:WIND。

    需要指出的是,PPI和CPI的這種背離不光是相關性的背離,同時也是波動性的背離,即雙背離。一方面,PPI和CPI由以前的強正相關變為弱正相關,甚至不相關;另一方面,PPI保持了以前的高波動性,CPI的波動性則明顯降低,并且和GDP波動性的降低密切相關,這在圖1中非常明顯。從指數構成上看,CPI顯然更能體現實體經濟的狀況,其和GDP的密切關系也證明了這一點。PPI則和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密切相關,因為大宗商品交易具有金融屬性,這也使得PPI的變動具有較強的金融屬性。因此,PPI和CPI的雙背離某種程度上體現了實體和金融的背離,或者說經濟周期和金融周期的背離。

    責任編輯:吳自強校對:張一博最后修改:
    0

    日本丰满少妇BBB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