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德制勝德勝門
    1. <optgroup id="150hm"><li id="150hm"><source id="150hm"></source></li></optgroup>

      1. <optgroup id="150hm"></optgroup>
        1. <track id="150hm"></track>

            <optgroup id="150hm"></optgroup>

            以德制勝德勝門

            墻與城門,是都城文化演變的一個縮影,更是古與今、傳統與現代的一種紐帶、融合與延續。德勝門,作為現代北京的文化地標,見證了首都文明的發展歷程,傳承著都市文化的歷史記憶。從最初的都城防御,到現代都市文明的生命載體;從雄偉的得勝之門,到繁華的交通樞紐,這就是德勝門的過去與現在。今后,城市生態下的文化建設必將是德勝門未來的發展之路。

            從健德門到德勝門

            德勝門的前身是健德門。元大都城共建有十一門,其中北有二門:西為健德門,東為安貞門?!对?bull;地理志》對此有明確記載。健德門的原址就在今北京市德勝門外祁家豁子,旁邊一座橋為健德門橋,地鐵十號線有一站就叫健德門站。這些現代交通的命名顯然有著悠久而豐富的歷史內涵,也是對歷史記憶的一種傳承。

            元朝時的健德門,無論在軍事上還是在政治上均承載著豐富的歷史內涵。文獻中所見的健德門,多和駐軍有關,也與某些政治上的大事相關聯?;实矍巴隙?,均從健德門出,且諸多官員候在健德門外,行恭送之禮。元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元順帝就是從健德門北逃,標志著元朝滅亡。

            據《明太祖實錄》《光緒順天府志》《皇朝通志》等記載,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大將軍徐達攻克元大都。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九月,徐達命華云龍經理元大都,新筑城垣。因“城圍太廣”,這次修筑,“縮其城之北五里,廢東西之北光熙、肅清二門,其九門俱仍舊”,并“尋改崇仁曰東直,和義曰西直,安貞曰安定,健德曰德勝”。這樣,明洪武初年,都城就由原來的“周圍六十里”變成了“周圍四十里”,城門也由原十一門變成了九門。從健德門到德勝門,不僅名稱變了,位置也發生了變動,但不變的是城門的功能和地位。

            真正大規模修建北京城垣,是在明正統年間,進一步完善了都城的城門防御體系。之后,朝廷在德勝門又修建了甕城、箭樓等設施。清代定都北京之后,內城仍沿襲明代舊制,九門名稱和位置并未發生改變。這樣,德勝門就成為由城樓、箭樓、甕城、閘樓等組成的防御建筑群,與城墻、護城河等一起形成了一個完整而強大的都城城門軍事防御體系。

            德勝門是京師通往塞北的重要門戶,素有“軍門”之稱。故除了作為出入都城的交通要道外,德勝門更多地承擔了都城軍事防御的功能。當然,有時也成為敵對勢力攻擊皇權政治中心的重要關口。無論是寄寓“以德取勝”還是“旗開得勝”之意,德勝門都成了軍隊出征和歸來要走的城門。如明代永樂皇帝北征,清代康熙皇帝平定噶爾丹叛亂、乾隆皇帝鎮壓大小和卓叛亂等,都是出師德勝門。德勝門也多次成為軍事戰場,對于都城保衛和防御起了重要戰略作用。明崇禎二年(公元1629年),后金皇太極率軍突破長城防線,很快直逼京師。大同總兵滿桂與宣府總兵侯世祿率軍與皇太極所率八旗軍在德勝門外大戰,明軍失利。好在薊遼督師袁崇煥率領九千騎兵,迅速抵達廣渠門外,一舉獲勝,保衛了北京城。當然,明朝最終沒能抵得住清軍,德勝門也就成了清朝的軍門了。鑒于德勝門的重要軍事戰略地位,清朝更是加強了這一城門的軍事防御力量。正黃旗就駐扎在德勝門內。據《日下舊聞考》所引相關文獻,清朝時鐵門副指揮署和西北守備署都在德勝門外,正黃旗滿洲都統署在德勝橋南,蒙古都統署在德勝門大街。

            從軍事防御到文化傳承

            德勝門并非一座單純的軍事防御之門,實際上還承載著古都文化的方方面面。據相關文獻記載,元明清時期,健德門、德勝門內外建有諸多寺院。如元代主持編纂《遼史》《金史》《宋史》的著名史家脫脫,個人出錢在健德門外建造大壽元忠國寺。他的父親滿濟勒噶臺也曾在健德門東建有寺院。元仁宗延佑四年(公元1317年),下詔在健德門外修建林園,為皇帝春秋行幸駐蹕地。著名書法家趙孟頫還親自為林園之堂命名為“賢樂堂”,并作《賢樂堂記》,文中盛贊這座園林“誠畿甸之勝境也”。

            明清時期的德勝門,同樣繼承了元代健德門應有的文化內涵,也修建了不少寺院。如明萬歷年間,在德勝門甕城內建有真武廟一座。20世紀30年代,這座廟宇被毀。瑞典學者奧斯伍爾德•喜仁龍在《北京的城墻和城門》一書中曾經這樣描述它:“德勝門甕城景致秀麗, 恬靜怡人,是任何其他甕城所不能企及的。這里的真武廟,比多數城門廟宇都大。廟內,于正門兩側各有鐘、鼓樓一座,還有幾間亭閣和道士的住房。”據《春明夢余錄》記載,明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在德勝門東建龍華寺,萬歷五年(公元1577年)重修。據《帝京景物略》記載,萬歷九年(公元1581年)于德勝門北八步口建千佛寺等。

            正因德勝門有著重要的歷史地位,文化內涵豐富,明清以來諸多文人雅士和帝王留下了不少詩文。明代有李東陽的《中元謁陵遇雨記》,文彭的《出德勝門見杏花》,江暉的《前上陵德勝門》。清代有湯右曾的《十月五日由德勝門往湯山接駕》等。帝王所寫的御詩也不少。如乾隆帝在德勝門外作詩曰:“頻年警蹕經過處,一雨郊衢頓改觀。”乾隆四十三年末(公元1778年),乾隆帝赴明十三陵,恰逢大雪紛飛,這是瑞雪兆豐年的好景象。乾隆帝很高興,令御駕暫停在德勝門。他大發感慨并作詩兩首:“春祀還宮內,路徑德勝門。文皇緬高祖,渺已實無孫。”“力取權弗取,德尊果是尊。微塵郊外有,望雨復心存。”這些都為德勝門留下了豐富的歷史記憶與文化想象。

            從拆毀到修繕

            有清一代,德勝門城樓箭樓曾多次大修。清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 京師大地震,毀壞嚴重,曾重修。乾隆時,又曾重修。光緒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因八國聯軍的破壞而修繕。

            民國以來,隨著城市建設與發展,特別是為了便利交通所需,北京這座歷史名城的城門城墻漸次被拆除。自然,德勝門也不例外。1915年為修建環城鐵路,拆除了德勝門的甕城和閘樓。1921年,德勝門城樓因年久失修,樓架被拆毀,僅存城臺和城券。1924年,奧斯伍爾德•喜仁龍曾經勘察與測量過德勝門,對其這樣描述:“眼前并不是一座帶有圍廊和三重飛檐的雄偉城樓,而僅僅是一座平坦的城臺,它微高于墻身,辟有一道拱形城洞。城臺上的樓已蕩然無存,是1921年被認為情況危險時拆毀的。1922年夏天,大部分建筑材料仍舊放在城墻上。據我所見,柱子和梁均未腐朽。柱礎和墻基也保留原樣,使我得以繪制這座已毀城樓的平面圖。德勝門城樓比安定門城樓更大,樓寬27米,深12米,廊面寬31.5米,進深16.6米。城門洞大而高,幾乎達到城臺上沿,加之城樓不存,更顯得格外高大。”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同年4月,北平市建設局擬定了城墻修復方案,并報請市委市政府批準。1950年,在時任文化部部長沈雁冰、北京市市長聶榮臻的努力下,財政部向北京市撥款,對有毀壞、糟朽、危傾等險情的德勝門箭樓等進行了全面維修。后在保護與改造并舉的方針中,北京市對影響城市建設的古建筑采取區別對待的政策,即對影響交通的城墻打豁口,對有價值的進行遷移,對價值不大的則予以拆除。盡管在城墻的存廢問題上,曾引發了一場持久的爭論。遺憾的是,1955年,德勝門城臺和券門還是被拆除。1964年,因地鐵工程施工,德勝門城墻被拆除。1976年唐山大地震,德勝門箭樓一角被震裂。后在以鄭孝燮為代表的文物專家的強烈呼吁下,1979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公布德勝門箭樓為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1980年,北京開始全面修繕德勝門箭樓。1982年,德勝門箭樓修繕竣工,并正式對外開放。1992年,復建真武廟,并辟為北京市古代錢幣展覽館對外開放。1994年,修繕德勝門箭樓城臺地面、馬道等。2006年,國務院公布德勝門箭樓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從文化地標到優美畫卷

            城墻與城門是一座都城重要的建筑組成和文化標志。德勝門作為明清北京這座全國都城的重要城市建筑,如今僅有箭樓仍傲然矗立在人來人往的繁華地段,成為古都風貌的重要歷史見證。

            奧斯伍爾德•喜仁龍在《北京的城墻和城門》一書的序中這樣寫道:“我所以撰寫這本書,是鑒于北京城門的美,鑒于北京城門在點綴中國首都某些勝景方面所起的特殊作用,鑒于它們對周圍古老的建筑、青翠的樹木、圮敗的城壕等景物的美妙襯托,以及它們在建筑上所具有的裝飾價值。無論從歷史的還是地理的角度來看,這些城門中仍有一部分可視為北京的界標。它們與毗鄰的城墻一起,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這座偉大城市的早期歷史。它們與周圍的景物和街道,組成了一幅幅賞心悅目的別具一格的優美畫圖。”這種對北京城門美的發現,對現代都市建設中德勝門歷史文化內涵的傳承和發展是有啟示意義的。關鍵是,如何在新的時代條件下再次發現城門的美。

            盡管德勝門歷史建筑群目前僅剩以箭樓為中心的部分歷史文化遺存,但德勝門這一歷史文化載體還是可尋可見的。只不過,隨著公交總站等交通設施的建設,德勝門箭樓這一歷史文化載體被居住、辦公、商業等用地所包圍,整個歷史文化建筑的空間布局顯得有些不協調,弱化了歷史文化遺址與城市的融合功能,導致德勝門的歷史文化內涵難以整體性呈現。因此,解決這些問題和矛盾的路徑之一,就是恢復以箭樓為主體的德勝門歷史文化的整體空間布局和風貌,形成德勝門這一古都城門的現代美。德勝門在未來發展中,應當盡量弱化交通樞紐的角色和功能,充分挖掘德勝門歷史文化建筑空間的新價值與新功能。如許少聰在《城市更新視角下北京德勝門城垣改造策略研究》一文中提出,塑造立體交通,構建慢行體系,打造綠色宜人的慢行節點,賦予多樣的城市功能,構建城市地標,喚起古城記憶。這樣,盡可能體現城門在首都北京某些勝景方面所起的特殊作用,利用周圍自然生態與人文環境的美妙襯托,實現這一歷史文化建筑空間所應有的文化價值、教育價值與藝術價值。

            (作者簡介:靳寶,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理論研究所副研究員)

            責任編輯:王梓辰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全免费A级毛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