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要旗幟鮮明反對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

    為什么要旗幟鮮明反對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

    五、“五位一體”譜華章——關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布局

    68.為什么要旗幟鮮明反對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

    長期以來,美國等西方國家把他們自己的價值觀鼓吹為所謂的“普世價值”,巧加包裝,在全球推銷,迷惑了不少人。有的人奉西方理論、西方話語為金科玉律,不知不覺成了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吹鼓手,認為西方“普世價值”經過了幾百年,為什么不能認同?為什么非要擰著來?對此,我們需要廓清思想迷霧,認清其實質和危害。

    習言習語

    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核心價值觀必須同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的歷史文化相契合,同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的人民正在進行的奮斗相結合,同這個民族、這個國家需要解決的時代問題相適應。

    “普世價值”作為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強勢話語,有其特定內涵和政治用意。近代西方資產階級倡導的“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觀,在反對封建專制過程中發揮過歷史性作用。隨著資產階級取得統治地位,這些價值觀越來越成為維護資本統治的工具。西方資產階級極力將這些價值觀美化成“普世價值”,并到處輸出、販賣,為實現他們的全球霸權圖謀張目。美國學者塞繆爾·亨廷頓就曾經說過,“普世文明”的概念是西方文明的獨特產物,“普世主義”是西方對付非西方社會的意識形態。因此,面對“普世價值”的各種論調,我們一定要認清其“弦外之音”、“醉翁之意”。

    其實,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在他們自己的世界里都未能真正“普適”。種族歧視、勞資對立、金錢政治、貧富分化、社會撕裂、人權無保障等問題,在一些西方國家長期存在且愈演愈烈,與他們所標榜的“普世價值”形成鮮明對照。無論是2011年爆發的“占領華爾街”運動,還是2020年美國警察暴力執法致黑人死亡而引發的抗議浪潮,都是對西方所謂“普世價值”的莫大諷刺。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即便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是舉著雙重標準,對其他國家指手畫腳、頤指氣使。比如,美國在全球大肆實施非法監聽,卻誣蔑他國“對美發動網絡攻擊”;肆意干涉別國內政,卻誣蔑他國“試圖干涉美國選舉”;大搞貿易保護主義,卻指責他國“破壞自由貿易”;對我國香港民眾要求止暴制亂、恢復秩序這一最大人權、最大民意視而不見,卻給暴力犯罪分子貼上“民主勇士”的標簽。這一世界“馳名雙標”,只能說明他們所謂的“普世價值”是欺世盜名的“美麗說辭”。

    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既不“普適”,更不是什么普照世界的“明燈”。長期以來,一些西方國家為了自己的政治經濟利益和霸權野心,四處兜售“普世價值”,推行“和平演變”。蘇聯解體、東歐劇變,“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等,無一不是美西方插手而造成的。在西方價值觀念鼓搗下,一些國家被折騰得不成樣子,有的四分五裂,有的戰火紛飛,有的整天亂哄哄的,這種例子比比皆是。事實一再說明,隨“普世價值”而至的并非“自由”、“民主”、“人權”的春天,而是民不聊生、生靈涂炭的嚴冬。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價值滲透、西化分化也從來沒有停止過,而且不斷翻新花樣、變本加厲。“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們的真實目的就是要同我們爭奪陣地、爭奪人心、爭奪群眾,最終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如果我們用西方資本主義價值體系來剪裁我們的實踐,用西方資本主義評價體系來衡量我國的發展,認為符合西方標準就行,不符合西方標準就是落后的陳舊的,就要批判、攻擊,那后果不堪設想。

    反對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并不是說人類社會不存在共同價值。2015年9月28日,在第70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習近平總書記擲地有聲地指出:“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也是聯合國的崇高目標。”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里,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客觀存在共同利益,必然要求共同價值。我們所主張的共同價值,不是要把哪一家的價值觀奉為一尊,而是倡導求同存異、和而不同,充分尊重文明的多樣性,尊重各國自主選擇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的權利。這與唯我獨尊、強施于人、旨在推行資本主義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的所謂“普世價值”根本不同。

    反對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落腳點在于堅定價值觀自信。對于西方所謂“普世價值”,我們要始終保持清醒頭腦,敢于斗爭、敢于亮劍,堅決抵制借所謂“普世價值”抹黑我們黨、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和文化傳統的行為。要看到,價值觀之爭的背后是制度之爭、道路之爭,實質是人心之爭,必須增強主動性、掌握主動權、打好主動仗,進一步構建充分反映中國特色、民族特性、時代特征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凝聚起同心實現中國夢的強大力量。

    責任編輯:董潔校對:張弛最后修改:
    0

    日本丰满少妇BBB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