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150hm"><li id="150hm"><source id="150hm"></source></li></optgroup>

      1. <optgroup id="150hm"></optgroup>
        1. <track id="150hm"></track>

            <optgroup id="150hm"></optgroup>
            首頁> 報告> 文稿> 綜合> 正文

            趙瑞琦:新形勢下的國際輿論挑戰與應對

            本期的報告題目是“新形勢下的國際輿論挑戰與應對”。什么叫“新形勢”?什么叫“輿論場”?什么叫“應對”?我們先從這幾個關鍵詞來解析。

            “新形勢”指的是兩個大局。第一個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F在,全球權力格局發生了改變。簡單介紹一下全球權力格局,1901年-2001年,這100年間,全球權力格局并沒有太大變化。但是到了2001年,中國加入了世貿組織,中國的經濟得到了更大的發展,這使得全球權力格局至少在經濟層面發生了重大變化。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正日益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也處于被聚焦的狀態。在現階段,我們一定要警惕“兩大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和“大國趕超陷阱”。

            第二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我們還需要警惕“塔西佗陷阱”和“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是指,當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世界銀行《東亞經濟發展報告(2006)》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基本涵義是指,鮮有中等收入的經濟體成功地躋身為高收入國家,這些國家往往陷入了經濟增長的停滯期,既無法在人力成本方面與低收入國家競爭,又無法在尖端技術研制方面與富裕國家競爭。

            我們因為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還有制度保證,所以,可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但是,這個過程不是一蹴而就的。

            在新形勢下,時與勢是在我們這邊的。我們之所以有好的發展趨勢,是因為我們有制度保障?,F在,“東升西降”的態勢更加明顯。但是,我們也應該有憂患意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是自然而然的,還要做好方方面面的準備,來應對各種挑戰。

            如何看待當前的“輿論場”?當前,美國輿論在兩個層面對中國進行圍堵和打壓。第一是在具體的層面上,我總結了幾個方面,包含:“中國隱瞞論”“中國誤導論”“中國責任論”“中國賠償論”“劣品出口論”“口罩外交論”??梢哉f,這些說法都是對中國的抹黑,同時,也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了美國輿論的發展變化。根據西方的一些輿論公司調查,由于一些對中國歪曲事實且不友好的言論出現,現在西方社會出現對中國很不利的狀況。

            當然,對于這些輿情,我們應該有客觀的認識。比如,美國的民意像流水一樣,今天可能是浪花,明天就可能是非常緩和的狀態。應該說,美國以及西方的輿論不代表全球。就像2021年3月,在中美高層戰略對話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所說,美國、西方都不能代表國際輿論。

            但是,現在美國以及西方的媒體是全球新聞的入口,它們的態度、價值觀,以及對新聞的選擇,在某種程度上塑造了全球的認知動向。這是我們需要警惕的。因為美國對輿論的操縱,現在有一些國家對中國出現了并不友好的舉動。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應該如何應對?有這樣一個法則叫費斯汀格法則,它是指生活中的10%是由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組成,而另外的90%則是由你對所發生的事情如何反應所決定。

            我們把這個概念具象化一下。大家知道,在19世紀、20世紀,人類有過兩次非常大的戰爭。一是“拿破侖戰爭”,時間大概是從1800年-1815年。拿破侖第一次退位后,法國與第六次反法聯盟國家簽定了第一次《巴黎和約》。在《巴黎和約》中,當時與法國敵對的國家給了法國一個比較友好的處置。比如,在拿破侖戰爭時期,法國所掠奪的其他國家的財產和土地,必須歸還,但是在戰爭之前,法國本身的國土和它的大國地位得到了維護。所以,盡管法國在拿破侖戰爭中戰敗了,但并沒有損失太大,它的地位還是一個大國。因此,法國很愿意維護1815年后所確定的國際關系體系??梢哉f,從1815年-1914年,在歐洲出現了一個百年和平時期。在這一時期內歐洲基本沒有出現全歐范圍的大戰。

            二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建立了“凡爾賽—華盛頓體系”。但是在這個體系下,只經過了不長時間,在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為什么第一次世界大戰后只經過了很短時間就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這里有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后所確立的“凡爾賽—華盛頓體系”是有一定問題的。比如,在《凡爾賽條約》中,戰勝國把德國視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發動者,讓德國承擔了包括賠款及裁軍等一系列懲罰性措施。當德國了解到條約內容后,憤怒和屈辱感迅速在德國國內蔓延,似乎德國并未意識到他們對發動戰爭負有責任而且他們已經戰敗,這種心理在后來也被希特勒所利用了。這就是費斯汀格法則。

            那么現在,該如何應對美國對我們的輿論圍堵、輿論打壓呢?我覺得應該用“四位一體”的方法來應對,即“明道、樹勢、抓時、優術”。

            什么叫“明道”?“明道”是在我們在處理事情時,要有大局觀和時代觀?,F在已經不是戰爭的年代了,而是和平發展的年代。因此,中國要對全球開放,要與全世界搞好關系。“順勢”是要了解我們在當前時期要面對的“可能”和“邊界”。“抓時”就是要“止于當止,行于當行”。就是說,在需要掄動“大錘”的地方,不要用“手術刀”;在需要用“手術刀”的時候,也不要掄動“大錘”。因為,“大錘”和“手術刀”并沒有優劣之分,但它們被應用到不同場合就有了是否恰當的區別。也就是“我之蜜糖,彼之砒霜”。如果本身無害的東西用錯了地方,就會導致不好的結果。所以,時機的選擇很重要。“優術”是指要精準傳播。“精準”非常重要,比如,“精準扶貧”。有句話叫“陶瓷店里抓老鼠”,這就是說既要抓住老鼠,同時又要避免把瓷器打壞。

            責任編輯:李天翼校對:葉其英最后修改:
            0

            全免费A级毛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