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報告> 文稿> 文化> 正文

    林繼富:中秋節蘊含的中華文化基因及其傳承(2)

    (三)燒瓦塔:辟邪、祈福的基因

    燒瓦塔,也叫燒塔,同樣跟生活有關,是在祈愿生活里沒有邪惡,或者能夠規避一些不好的、不健康的東西,過紅紅火火、有福氣的生活。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愿望,這是穿越于民族、人群、地域的一種共同的文化基因。

    燒瓦塔的儀式在過去的中秋節是一種游戲。在傳統社會中,賞月的習俗更多的是在文化人的世界里面。民間社會群體在繁重的勞作之余更多依賴參與活動來滿足生活需要。中秋燒塔儀式在傳統社會里非常普遍,在中國很多地方都盛行已久。各地名稱不盡相同,又稱“點塔燈、燒瓦子燈、燒瓦塔、燒花塔、堆定塔”等,舊時也有叫“寶塔會”或“疊瓦塔”。這種習俗今天還有,到陜西榆林地區考察時發現,在過年節時就有燒塔的儀式??疾熘星锕澚曀讜r,應該多了解不同地域的風俗習慣。往往中華文化的基因在傳承過程中會在某些地區留下,也可能會沉淀在節日或者文化的底層。有些基因可能在一個地方消失了,卻在另一個地方被流傳下來,盡管可能在過去傳統社會里面流傳得非常普遍。我們要發現它、激活它。燒瓦塔就是這種情況。

    清代同治年間的《江夏縣志·風俗》中有這樣的記錄,是夜(即中秋之夜)作寶塔會,始自小兒,以石塊砌塔,于內燃燭。里人沿之,聚瓦堆砌,高者丈余,燭影燈光,玲瓏有致,月上時,群具衣冠,拜其下,鼓吹喧鬧,飲酒歡呼,自宵達旦。在中秋之夜,一群小孩搶著用石塊、瓦片堆成小塔,塔下有口,放根蠟燭,點燃之后燈火通明,很是好玩。后面大人也會加入疊塔的隊伍,可能也會撿瓦片、石塊放上去。有“燒塔燒塔,越燒越發”的俗語。除了蠟燭,還有其他燃燒物如柴薪草把,甚至油脂類的東西。待月亮高掛天空時,人們衣冠齊整,爭相拜祭,并通宵達旦地吹打嬉鬧,飲酒作樂。

    這種燒塔儀式在今天的江西、廣東、福建一帶的客家人中盛行已久。歷史上,客家人從中原地區遷徙至此。他們雖然生活在大山深處,但是對家鄉的文化和習俗仍有依戀,所以傳承至今。

    “吉安中秋燒塔習俗”被列入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吉安中秋燒塔習俗主要包括:一是壘塔。鄉民于農歷八月十五日白天,在村子開闊場地上層層錯縫疊壓壘成寶塔,寶塔要留一進火和一出灰的灶口。二是燒塔。待月上中天,鞭炮響起,全村老少在塔前設香案祭月,祭畢,鑼鼓響起開始燒塔,同時舉行唱山歌、舞龍燈、舉龍鳳旗、撐宮燈等活動。三是封塔。午夜以后,人們興盡身疲后封塔,主燒人要等稻草燒完后再燃放爆竹以祝賀活動結束。

    根據古代文獻記載,以月餅相饋遺,夜則以果錟賞月,兒童燒瓦塔兼為桂花燈之戲。兒童一邊燒瓦塔,一邊開始這種燈戲。

    在中國的傳統社會里有“三十的火,十五的燈”的俗語。“三十的火”就是大年三十我們要燒火通宵守歲。“十五的燈”就是正月十五的時候家里要燈火通明。同樣,八月十五的燈也很重要。那么,正月十五的燈和八月十五的燈區別在哪里?正月十五主要是觀燈、賞燈,八月十五可能更多的是制作燈、玩燈。燈指“燈火通明”,在中國社會早期,“燈”和“丁”聯系在一起,有祈愿生命增長之意,這又跟剛才“祈子”的習俗相互關聯。所以我們的文化不是孤立的,相互之間都有一定的關聯性,構成緊密的文化基因結構圖譜。

    根據古代文獻記載,小兒集瓦片成塔,積薪灌油,炷火其中,以紅透為吉。燒瓦塔里面火紅彤彤的,紅透了頂,被視為吉祥如意、迎吉驅邪的象征。

    中秋“燒塔”習俗由來:一說是從孩子的游戲逐漸轉變成一種文化;一說是為了推翻元朝殘暴統治,舉事前以燒塔為信號;一說是為了紀念民族英雄文天祥。這些都來自百姓的解釋,雖然不一定是真實的,但在表達情感、滿足愿望上都有意義。盡管現在主要流傳于客家人地區,但曾經是遍布中國的以祈福、辟邪為主要內涵的文化基因。它不僅是一種歷史記憶、文化認同,也寄寓了民眾祈求生活紅紅火火的美好祝愿。

    中秋到了,一年一度的收獲季節也快到了,人們歡聚在一起,用古老的儀式來祈求人無咎殃,五谷豐熟。通紅的塔身,寄寓著美好的愿景和衷心的祝福,人們以此來祈福豐收、祈福平安、祈福未來。

    (四)竹篙火龍習俗:祈愿家族團結,增強凝聚力,朝向國家認同的基因

    中秋節是中華民族共有的傳統節日,具有永恒的魅力。各地方的習俗包含廣大社會的文化基因。竹篙火龍習俗形成和保留在寧都南嶺村。竹篙火龍活動包括火龍虎的制作、火龍虎活動的儀式及其表演等兩大部分。相傳在明朝洪武年間,南嶺村發生了一場特大瘟疫,村民大批死亡。一夜,一位盧氏祖太公突然夢見天空出現火龍火虎與瘟疫進行搏斗,并取得勝利。從中受到啟示:若要驅逐瘟疫,只有用火。于是組織村人按照夢境中所見火龍火虎模樣,制作了線香火龍火虎和竹篙火龍。

    首先由小孩從八月初一到八月十五日傍晚舉行線香火龍虎活動。八月十五日,大人舉行竹篙火龍活動。不管是線香火龍虎還是竹篙火龍均為7班,每班7把,在活動中有49把線香火龍虎、竹篙火龍參加。

    竹篙火龍的儀式及表演在八月十五日晚上八時左右開始:由負責演出的戲班子的鼓樂隊,將七個班的竹篙火龍一個班一個班地迎到盧氏家廟前的大坪里。

    盧氏家族是一個什么家族?它從中原地區南遷到江西寧都,在大山里面生活下來。一個家族遷到另外一個地方生活,面對不同的生態環境,面對周邊的人群,必須凝聚家族的認同。對于盧氏家族來說,竹篙火龍節就是一個很好的能夠凝聚價值認同的活動。

    從贛南客家人的中秋節來看,中秋節與家族認同、地方認同、國家認同的關系十分緊密。首先,贛南中秋節是以村落、家族、家庭為單位的儀式活動,贛南人在過去一場瘟疫中獲得了“除雜草,熏房屋,去邪氣”的生活認知,他們就把這個認知經驗延續下來,并且將其轉化為更加抽象、更具廣泛意義的表達符號,內化為一種信仰。這種信仰儀式成為南嶺人個體認同和家族認同的重要實踐形式。其次,贛南中秋節的產生與南嶺人文地理環境、生產生活、價值觀念直接關聯,是贛南人在長期生活實踐積累中形成的共同認知,進而生產出的一種文化形態。它既是地方認同的表達載體,又具有參與建構地方認同的功能。以贛南具體村落為中心區域的不同個體、群體、社會在歷史交往交流中實現交融,由此構成的贛南中秋節成為贛南人的共同記憶,并在此基礎上形成贛南人的認同意識。再次,民俗認同是根基性的認同,是建構國家認同的基礎。中秋節的主體是生活在贛南地區的客家人,這部分人群自唐代開始陸續從中原地區遷往南嶺一帶,經歷了長期的族群、人群等集體記憶的接觸、碰撞與雜糅。但是,從中原華夏民族帶來的生活傳統、價值觀念一直潛藏在民眾的記憶深處并得以延續,在漫長的歲月中不斷融合多地域的文化傳統,進而凝聚成中華民族的共同記憶。這種共同記憶正是通過年復一年的中秋節團圓實踐活動得到培育和鑄牢的。

    (五)秋社與春禮:感恩土地、感恩自然的基因

    中華民族是一個懂得感恩的民族,具體體現在每個人的生活實踐里。中秋節與農耕有著密切關系。祈愿農業豐收,感恩神靈保佑民眾農耕生產的習俗在中秋節中充分體現。很多方志中都有關于“秋社”的記載,如《龍溪縣志》中有這樣的記錄,祀上神,視二月十五其費尤廣,蓋古人祭祀之遺意,春祈而秋報也。人家兒女于月下設果餅,環服之類群望星月而拜,致詞,謂之“請月姑”。中國人奉行“春祈而秋報”,農耕民族春天祈愿,秋天收獲時感恩自然對我們的幫助。這一天月下設果餅,望月而拜,“月姑”就是月亮神。八月:“秋社”,里民詣社所報祭,如春禮。“中秋”,啖月餅、菱藕,飲酒賞月。中秋節是一個感恩神靈、感恩自然、感恩土地的節日。

    在很多文獻里面都有唱社戲的記載。比如,清康熙年間《詔安縣志》里面就有類似這樣的記錄,八月“中秋”,祀土神,蓋古人祭祀之禮,春祈而秋報也。士大夫于是夜置酒酣宴,以續幔亭曾孫。今村人作社事尤為騰踴,山橋野店,歌吹相聞,謂之“社戲”。無論是社戲還是祭祀,都是通過具體的活動在中秋節感恩自然帶來的豐收。通過“秋報”和“春祈”,古人感恩自然、感恩土地、感恩神靈帶來農業的豐收。所以,中秋節是一個感恩的節日、豐收的節日、團圓的節日。

    責任編輯:范璧萱校對:李天翼最后修改:
    0

    日本丰满少妇BBB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