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報告> 文稿> 經濟> 正文

    陳曉東:高質量發展的若干經濟學問題探討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是跨越關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國發展的戰略目標。這一段話提綱挈領地指出新時代我國經濟發展的要求和戰略目標。

    一、“高質量”的經濟學性質

    我們說,將“高質量”作為一個核心概念置于重大政策意涵表達之中,是對經濟學的一個挑戰。因為什么?在西方主流經濟學的學術主體框架中,“質量”基本上是一個被“抽象”掉的因素,一般將其歸之于“假定不變”的因素中,或者以價格來替代。簡單地說,所謂“優質優價”,就是東西越好價錢越貴。這在西方主流經濟學中稱為“質—價”對稱性假定。但是,這一假定是有條件的。如果質量因素體現在生產效率或規模效益上,即發生工業化生產中普遍的“物美價廉”或“優質平價”現象,那么如何判斷和分析經濟活動及產品質量的經濟學性質,就往往會成為西方主流經濟學盡可能回避的問題。比如,作為高技術產品,今天的智能手機的價格大大低于過去的手提電話“大哥大”價格,而前者的性能和質量顯然不是后者能夠與之相比的。這個時候,價格完全無法顯示產品的質量水平,即完全不存在“質—價”對稱性。這一現象在工業革命之后的工業化時代是普遍發生的,尤其是技術進步和創新紛涌出現,使得這一現象更視乎平常。但是,西方主流經濟學卻對其視而不見,只是假定在一定時點上,質量高的產品具有比質量低的產品更高的附加價值,靜態地建構質量與價格之間的對稱關系。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現象?自馬克思將古典經濟學推向理論高峰后,西方主流經濟學難以超越,便知難而退,將商品二重性的理論路線在后來的經濟學發展過程中向一元化方向并軌,也就是走向了將商品使用價值并入交換價值的路線,而且傾向于以供求關系分析完全取代價值理論。例如,認定產品的邊際效用決定其價值,邊際成本和邊際收益決定其價格,以此作為西方主流經濟學的底層邏輯基礎。這樣,經濟學發展和邏輯體系演進就可以走向易于用數學方法進行刻畫和分析的方向。通俗地講,就是可以用數學公式來表達,就像列出公式,經過推導,得出結論。經濟學研究方法的數理模型化傾向,使得西方主流經濟學對復雜的質量因素盡量回避,經濟學研究的抽象方法也盡可能避開了具有很強具象性特征的質量問題。這樣一來,西方主流經濟學就變得越來越“純粹”“精確”和“精致”了,所有的經濟關系都可以抽象為數量關系,唯一重要的計量單位是“價格”(包括工資、利率等要素價格),所有的經濟變量都轉換為以貨幣單位計量的個量或加總量。所以,西方主流經濟學甚至被稱為“第二數學”,幾乎所有的經濟關系都可以由數學來表達,而且認為只有用數學方式表達和刻畫的經濟關系才是含義最明晰和定性最精準的變量及其相互間關系。

    為此,西方主流經濟學對于現實經濟中存在的質量因素,一般采取兩種方式來處理:第一種方式,將不同質量的同一種產品定義為不同的產品,也就是說,只有質量相同的產品算作同一種產品,這樣,分析產品供求關系時就不存在質量差異和計量困難了。第二種方式,將產品的差異包括質量差異都歸之為“壟斷”性因素,實際上仍然是將質量不同的產品定義為不具性能(質量)替代性的產品,正因為這樣,質量不同的產品也就相當于不同產品或不具充分替代性的同類產品。對于產品質量,進而對于以此為基礎的經濟發展質量問題,西方經濟學家往往不愿深入討論。其根本原因就是現代主流經濟學缺乏研究質量因素和質量現象的學理基礎,以及以此為依據的分析工具。

    西方經濟學家當然知道,生產的最終目的是滿足人的實際生活需要,即獲得有用產品,而所謂“有用產品”實際上包含著強烈的具象性質量特性。但是,生產的最終目的并非就一定是經濟行為的直接目的。而且,如果人們僅僅是生產自己使用的產品,也就是將生產的最終目的完全同化為生產的直接目的,那么,生產力反而會受到極大限制,因為這樣的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實際上就否定了社會分工的可能性。因而,人類社會必然走向以分工為基礎的交換經濟(市場經濟),產品成為商品,即為交換而生產的產品。這樣,各個生產者的生產目的就從為自己提供使用價值,轉變為以向別人提供使用價值為代價,而獲得對方提供給己方的使用價值。此時,產品使用價值所體現的質量合意性,就從關注自己消費的產品的質量合意性,變為關注交換對方能否認可和接受產品的使用價值質量。這樣,生產者的“自利”動機就不是產品對自己有用,而是可以獲得別人提供的交換物的有用性。這種“反轉”,由于交換關系的普遍化,產生了交換價值,并開始取代使用價值的地位。而當貨幣成為交換價值的全權代表時,使用價值就日益落入弱勢地位。

    當然,這不是說經濟學家不知道人的實際動機并非僅僅為了自利,他們完全知道人的行為動機總是很復雜的。英國經濟學家馬歇爾承認:“當我們說到一個人的活動的動機,是為他能賺得的金錢所激發時,這并不是說,在他的心目中除了唯利是圖的念頭之外,就沒有其他考慮了。”但是,他也明確地說:“經濟學一方面是一門研究財富的科學;另一方面,也是研究人類在社會中的活動的社會科學的一部分,這一部分是研究人類滿足欲望的種種努力,然而只以這種努力和欲望能用財富或它的一般代表物——貨幣——來衡量為限。”雖然他也承認“貨幣從來不是衡量這種動力的完美的尺度”,但仍然認為“如果謹慎小心的話,貨幣便可成為形成人類生活的大部分動機的動力之相當好的尺度。”可見,西方主流經濟學家是“睜一眼閉一眼”的,西方主流經濟學所進行的“抽象”和“假設”,只以研究貨幣可以衡量的現象和關系為限。這種獨眼看世界的方法比較方便,但也相當“冒險”,因為它無法全面、透徹地看清世界,弄不好就可能走上歧途。因此,馬歇爾指出,西方主流經濟學千萬不能忘記兩個假設條件:“第一,假定其他情況不變;第二,這些原因能夠不受阻礙地產生某些結果。”并指出:“亞當·斯密和許多往代的經濟學家,依照談話的習慣,省掉了假設的語句,因而獲得表面上的簡捷……他們獲得了表面上的安心,卻是得不償失。”也就是說,西方主流經濟學一方面要盡可能“抽象”使用價值因素,否則很難分析出一個合意的結論,另一方面它又不能無視使用價值。如果引入使用價值及其質量因素,西方主流經濟學就會顯得很“笨拙”、不精確;而如果無視使用價值及其質量因素,則就如同丟掉了自己的根基。這是西方主流經濟學的一個“命門”性難題,也是其理論局限性的體現。

    責任編輯:趙葦校對:楊雪最后修改:
    0

    精選專題

    深入學習宣傳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精選文章

    精選視頻

    精選圖片

    微信公眾平臺:搜索“宣講家”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
    微博
    微博
    客戶端
    客戶端

    日本丰满少妇BBB视频